01/25/2018, 18.57
中国-梵蒂冈

地下教会:中国政治游戏的筹码和教廷的荆棘

中国官方和地下教会的司铎、平信徒和修士修女们纷纷评论梵蒂冈要求几位圣座认可的主教(非官方)让位于受政府承认的非法主教。伤感、气忿、失望。提出警告:这样无异于抛弃地下教会,但这样一来圣座也将整个中国教会拱手让给了政治权力。然而尽管有这一切的情绪,评论中依然有“服从”和“希望”的声音。

罗马(亚洲新闻)—  “中国政治游戏的筹码和教廷的荆棘”;北京政府眼中的一个“不稳定因素”,梵蒂冈教廷的“烫手山芋”:这是一位中国平信徒所认为的中国地下教会——即非官方教会团体——的命运,他们不受中国政府承认,因为他们拒绝加入天主教爱国会接受共产党的严格控制。上述观点来自于读者对亚洲新闻通讯社日前发布的一则新闻的评论,即梵蒂冈要求几位圣座认可的地下主教以退休或降级的方式让位于受政府承认的非法主教、甚至是被绝罚的主教

以下我们选登的评论来自于官方和地下教会的司铎、平信徒和修士修女们。应他们要求,评论在此匿名发表。

在梵蒂冈屈从于非法主教的决定面前,人们在评论中表达了伤感、痛苦和少许气忿的诅咒。在众多评论强调指出的观点中多次出现的有以下几点:

1. 梵蒂冈的决定似乎是要打压非官方教会,就如同“亚巴郎奉命祭子”一样。地下团体的成员们——尤其是司铎们——只能“退守”或者“回家种田去”了。

2. 非官方教会的损失也是教廷的损失,因为“梵蒂冈将对中国教会失去一切话语权”,中国教会将完全是官方的主教和司铎把持,(不管是否情愿)服从于政府意志,或者,将是一个(前)地下教会“完全收编、完全步入政治化”的局面。

3. 痛心于罗马教廷的糊涂,在中国政府的强硬态度下不够“谨慎”;批评教廷的选择将使中国教会更加分裂而不是团结。 

在我们读到的评论中,也有一些人强调了“服从”甚至是“希望”,寄望于通过这个“不正确”的、将中国教会置于“暂时权力”之下的选择,圣神将托起和引导忠贞信众。有评论说这是“新犹达斯”出卖主,其他人则提醒说“阴府的势力决不能战胜她”。(BC)

以下是一些评论节选:

1. 梵蒂冈规劝合法主教退位如果只是为让“非法主教”尽快上位,来巩固中国教会权力核心(中国主教团)的合法合理地位。如此决策如果事先换不来在中国所有仍未公开(地下)就职的主教们在中国教会权力机构占据合理位置,梵蒂冈将对中国教会失去一切话语权。从最消极的方面看,梵蒂冈对中国政府而言,只剩下合法六位“非法主教”的用处。非法全被合法后,中国教会便完全重回到受政府领导管理的节奏上来。而中国政府向梵蒂冈“承诺的”会被无限期拖延,直到地下教会完全收编,中国教会完全步入政治化为止。

2. 不知道该说什么,震惊,难过,悲哀,但又觉得仍然怀有希望。因为圣神是圣教会的灵魂。我也想起耶稣所说的话“阴府的势力决不能战胜她”。教会这么多年的风雨,关键时候总会兴起真正完全属于天主的人,他们是高擎火炬的人。

3. 虽然曾从陈日君枢机的文章获悉,忠贞主教将被劝退,让位给非法主教,但此信息被公布出来后,仍使人感到伤感和震惊。教廷此举不仅对两位忠贞主教是一种伤害,更是对整个忠贞教会的伤害。重要的是,牺牲地下教会能否换来圣座所希望得到的结果,以及天主教在中国是否能够保持正统的公教信仰和特质,仍值得思考和探索。

4. 窃以为,教廷做一些决定也不是盲目的,一定经过多放斟酌,虽然有些决定令我等不爽,但还是要有信德的服从。亚巴郎奉命祭子,作为父亲一定很痛苦,很不舍,但还是以信德的服从征服了个人的私意。教廷的决定我们怎么不爽就坚决反对呢?教会数千年屹立,除了圣神的带领,服从精神功不可没。不爽就反对,和那些爱什么会有什么区别,只能使教会更加分裂。祈祷吧,天主不会不管他的教会,服从吧,充满信德的服从吧,这是圣职在主前的誓言。 

5. 迫使庄主教辞职,这叫作卸磨杀驴,后者将郭主教降级使用,是旷所未闻的,如果教廷答应,这叫作削足适履。中国的地下教会,或者是忠贞教会,数十年来,并没有加入宣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官方爱国会,为了忠于基督和祂的在世代表教宗,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而如今,为数众多的地下教会,不仅成了罗马教廷同北京当局谈判的筹码,而且,他们成了北京和梵蒂冈的累赘甚至眼中钉肉中刺,中国视他们为不稳定因素,教廷把他们当作烫手山芋,正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我们不要忘记了宗徒们的教训:“听天主的命令胜过服从的命令。”伯多禄的罗马宗座是教会有形可见的团结合一共融的标志,但任何人绝不能妄用这个名义,服务于今世的意识形态来破坏天主的教会,教宗方济各不是也说过嘛,要防止信仰被意识形态殖民化。教会是真理的柱石和基础,是慈母与导师,有责任维护正义与和平,为信仰自由和人性尊严受到不公正对待的人们大声疾呼,维护他们的权利,而不是与任何世俗权利同流合污,来使得忠于它的子民被边缘化。

我们乐见中梵关系正常化,这也是几代人所期盼的,但如果是以打压忠贞教会为代价的建交,那么,只能催生出更多的董冠华 [编者注:一位自己任命自己为主教的地下教会成员] 或者是迫使那些不愿苟合的神职如陈日君枢机所说的那样“回家种田去”,如是,则事与愿违,不仅无助于教会的修和与共融,而且会乱套的。希望罗马教廷有些人,能够慎之又慎,而不是头脑发热,轻信那些言而无信使教会和信仰屈从于意识形态的政治当局。

6. 为了政治出卖信仰。共融合一的结局,就是放弃,或者说抛弃地下,梵蒂冈大溃败,可惜结局是中国以后从此在无梵蒂冈话语权,以后也用不到话语权了,爱国大于爱教。

7. 到这样的事没有不心凉的,不但凉而且还心流血,新犹达斯又把主卖了。魔鬼高兴的效率!不结善果的效率!“有效”消灭大陆天主教会有效!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