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4/2014, 00.00
中国 - 梵蒂冈【更新版】
發送給朋友

我们对中国教会的期望,要建于盘石而非沙土上

作者 Sergio Ticozzi
中国和梵蒂冈的外交关系应该不会有什么变化。它甚至不是目前最重要或最关键的问题。中国仍有逮捕教会人士、拆毁教堂和向教会施压等,显示中国政府仍然要控制教会和宗教。中梵关系需要培养彼此的信任;北京需要清晰,教廷不仅仅是一个国家,而是普世天主教会的总部。中国教会有内部问题:团体之间难于和解、培育、主教和神父的沟通等。圣神在人心里不断工作。我们在今天「普世教会为中国教会祈祷日」,特别为中国教会祈祷。

香港(亚洲新闻) - 今天,我们庆祝「普世教会为中国教会祈祷日」,这由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他在2007年向中国天主教徒发出的信函中提出的。这一天适值圣母进教之佑瞻礼,是在上海市郊畲山大殿的主保。虽然仍然有限制,今年上海教区的信众能够在五月前往畲山朝圣,他们的马达钦主教依然被软禁没有参加。在这祈祷日,《亚洲新闻》刊登一篇对中国教会现况的分析,由宗座外方传教会田英杰神父(Sergio Ticozzi)撰写。他是居于香港的一位中国专家。以下为《亚洲新闻》的译文:

去年三月,天主圣神恩赐教宗方济各为教会的至高司牧。同一时间,中华人民共和国选立习近平为国家主席。这个巧合使很多在中国以内和境外的天主教徒寄予很高期望,而两位新领导人有相近的管治理念和态度。但事实上,两者各有非常紧急的内部问题要处理,至今,没有一方深究中国天主教会的具体问题。

至于中国教会本身,不少神职人员和教友积极推动福传工作和教理讲授。然而,就算福传的过程也遇到很多困难,还有(官方与非官方教会)团体之间的修好问题,而更重要的是在各层面都缺乏信任和合作,尤其是主教与神父之间,甚至神父与神父之间亦然。

另一方面,对外关系上,教廷与北京的关系呈现张力,双方的接触都在连串事件后遇到困难而停止,包括2010年底的郭金才的非法祝圣;第八次中国天主教代表会议的进行;在2011-12年间再有三位非法主教祝圣而被教廷绝罚;以及2012年7月7日上海教区马达钦主教决定退出爱国会的职务,受到信众热切赞许,但却导致中国当局的严厉打压。这些事情,使中国教会陷于裂教的危险。

在2014年3月19日,教宗方济各接受到意大利《晚邮报》采访时披露,他曾与习近平互有信函来往。这显示教廷与中国政府之间有些联系,使各方抱有很大的期望,但也带来忧虑。这些期望,积极、消极也好,是否建于事实还是感情上?教廷任命伯多禄‧帕罗林枢机(Pietro Parolin)为国务卿,呈现积极态度,因为他曾有处理中国事务的外交经验。

不过,事实是,中方除了几句正面的口头评论外,立场没有改变,它直指梵方要「改变梵蒂冈之前对中国采取的错误立场」。实际上,在中国很多地方的主教和神父仍然受到监控;地下团体的神职人员被迫登记;近日在浙江省发生多宗拆除十字架及教堂;最近国家安全部门强调,恐怖主义和宗教有密切联系。中国政府继续控制宗教工作人员和宗教活动,这要完全控制宗教的意图和行动是明确和执意的。对于中梵关系,在中国官员最开放的建议就是,提出中方可以与梵蒂冈建立外交关系,但不允许干涉教会内部的任何事情(即是只认可两国的正式外交关系,而不确认梵蒂冈为天主教会的核心)。

在这种情况下,期望中梵谈判,能够快速找到解决中国教会与政府之间的冲突的方案,尤其是主教选举和祝圣,这些预期是建立在盘石还是沙土上呢?每个人都希望教廷与中国政府之间,可以建立一条谈判的官方渠道,去处理一些出现了的实际问题。这无疑是积极的想法。但必须谨慎处理,不需要急忙谈建交的问题,从高层次的外交关系来谈判。其实,有些根本问题必须率先解决,例如:促进中梵双方互相信任;需要澄清梵蒂冈的性质,它不单是一个小国,而是一个普世教会的总部、天主教会的教廷;要解释主教的神圣职务的权威,它不是由人性或国家赋予的权力。即使中梵关系正常化及建立后,在目前的情况下,中国教会本身存在很多基本问题很难解决,如:修和、培育、合作、教区的适当组织等等。当中很多问题依赖个人或者与其它人的合作才能解决。

我们希望中国教会有一个更美好的将来。因此,我们必须相信圣神在人心里不断工作及感化人心。我们期望圣神的工作会成为我们的盘石,这盘石就是信德、祈祷、聆听和接受天主的带领,依赖祂的安排!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辣比罗森:以色列的处理方式令梵蒂冈愤怒
17/01/2010
教宗:基督徒必须在生活中宣讲基督,别只顾平安期望天国到来
15/06/2013
中国天主教徒期望教宗方济促进交谈早日访华
15/03/2013
枢机主教及基督信仰团体人士联合前往圣地进行四旬期朝圣活动
29/02/2012
教宗殷切期望教会继承若望·保禄二世的福传事业
02/04/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