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5/2007,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西湾子地区大肆搜捕天主教会司铎

警方挨家挨户地搜捕地下教会神职人员,强迫他们加入爱国会。一位主教、两位司铎、二十位教友被捕入狱。凡是拒绝合作的天主教徒,则面临失业

罗马(亚洲新闻)—中国大陆西湾子教区的地下教会天主教友们,正遭遇着爱国会掀起的一场大规模暴力迫害运动。亚洲新闻通讯社,收到了来自当地公教团体部分教友的相关资料以及呼吁。“警方挨家挨户地搜捕地下教会神职人员,强迫他们加入爱国会”。“当地政府部门在挨家挨户搜寻神父未果的情况下,便多次追问教友们神父的去处;威逼利诱让他们与政府合作。凡是拒绝屈服的,都遭到了打击迫害”。在各种各样的故意刁难、检查下,教友们的商店根本无法正常营业,只好关门、停业。“七月三十日,教区辅理主教姚良被西湾子镇宗教局骗走,说是商量归还教产问题。但是,却从此失踪,直到现在仍然下落不明”。此外,两位司铎和20位教友被捕入狱。当地教友们在发给亚洲新闻通讯社的资料最后,发出了强烈的呼吁:“主内的兄弟姐妹们, 请为我们祈祷吧,求天主让我们的堂不再空置、让教友们都能望上弥撒、让这些常年为教堂服务的教友们过上正常的生活。为了信仰得到真正的自由、为了那一天的到来,我们同声祈祷吧”!

       西湾子教区位于北京以北大约二百六十公里处,与内蒙古自治区接壤。西湾子教区是一个地下教会团体,共有一万五千名教友。

       OO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政府以不让教友去内蒙古磨子山朝圣为由出动大量公安人员,对西湾子教区所有堂口进行二十四小时严密监视”。而磨子山朝圣,是持续了一百年的地方教会传统。二OO六年却遭到了禁止。“七月三十日,教区辅理主教姚良被西湾子镇宗教局骗走,说是商量归还教产问题。但是,却从此失踪,直到现在仍然下落不明”。

       多年来,中国天主教徒人数最多的河北省地下教会公教团体,遭遇了残酷的镇压,强迫他们参加爱国会。

“八月一日,政府为了取缔西湾子教区非官方的神父,首先拘捕了张北县的李惠生神父”。警方对他进行了殴打、然后释放。此后,九十多名教友在派出所前示威,并被警方殴打、驱散和带走。从凌晨两点到三点,大约五百名警察布下了天罗地网搜捕回到了圣堂里的李神父和其他九十名教友。他们中的至少二十几人,和李神父一起仍在狱中。另一位教区司铎王忠神父下落不明。

为此,李神父的家人花十万元人民币请了北京的六位律师为其辩护。但是,“律师们在见了张北县政府官员后,迫于压力下没有为神父开口辩护”。由此,导致“李神父被以聚众围攻政府的罪名判处了七年徒刑。现在,李神父正在张家口沙领子监狱服刑。同样,张北县的几位热心教友也为此受到迫害而被判刑”。

亚洲新闻通讯社收道的资料中继续写道:“为了坚持信仰的完整,拒绝加入官方控制的爱国会, 西湾子教区各堂口的神父们被迫全部暂时相继隐匿起来。”当地公教团体,已经连续数月没有举行弥撒圣祭。

警方挨家挨户地搜捕地下教会神职人员,强迫他们加入爱国会当地政府部门在挨家挨户搜寻神父未果的情况下,便多次追问教友们神父的去处;威逼利诱让他们与政府合作”。为此,凡是拒绝合作的教友们都受到了迫害。“政府部门曾多次派工商税务卫生、质检、交通等部门去他们开的门店轮番进行所谓的‘例行检查’,被公安多次询问。其中两人的私人面包车、货物被扣,房屋被封。在这样的故意刁难、检查下,根本无法正常营业。被逼无奈,有的关门、有的停业”。

       过去,西湾子教区的情况相对缓和些,非官方教会团体的生活和活动并没有受到过于严格的监控。

       OO六年七月十八日,西湾子教区的教友们庆祝了教区沽源县堂区新堂的祝圣落成。“两年前,沽源县的教友为了建造这座圣堂捐款、捐物、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到堂里做义工。有的教友甚至把自己家里所有的事务都放下,来堂里干活。其中包括很多妇女和小孩!经过神父和教友们的共同努力。一座壮观的耶稣圣心堂终于建成了。这座完全由各地教友们捐助下建成的圣堂在沽源县城立即成为一座亮眼的、最高的标志性建筑”。

       七千多名教友参加了圣堂祝圣礼仪。此外,还有二十一位地下教会神父和一位主教。

       个别教友认为,这场迫害同中国政府与梵蒂冈进行对话的迹象有关。而爱国会,越来越采取各种方式和手段阻挠中梵对话。(BC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