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2/2010,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五十万中国人遭遇的劳教之耻仍在继续

劳教系对轻微犯罪分子的处理,但也是实实在在的强迫劳动改造。被判劳教者有时仅仅是因为“骚扰”了当局或者申诉冤情,不经审判、没有辩护、无法上诉。据非官方统计,目前五十万人劳教。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至今,共有五千多万人被囚。政府承诺曾于二OO七年表示考虑取缔劳教

北京(亚洲新闻/通讯社)—数以万计的中国人被处以劳教,在全国各地的劳教营里接受强制劳动,不经审判、没有辩护、无法上诉。有时,他们被关的理由仅仅是上访、投诉、申冤。通常,地方当局,甚至警方就可以决定什么样的“捣乱分子”可以被劳教、关在什么地方、关多长时间;甚至根本不会正式公布。而早在二OO七年,北京政府就表示要取缔劳教制度。

       据美国“劳改研究基金会”统计,至少五十万人关在劳教营。其它人权组织则称,根据中国司法部的官方统计,十九万以上的中国人关在劳教营。鉴于相关数据资料不全,很难作出全面的统计。北京积极致力于取缔劳教的专家胡星斗表示,现有三百多个可以确认的劳教营、每一个此类营地关押了大约一千到两千人。但所有人士与观点都一致认为,还有许多没有对外公开的劳教营,每天都有许多捣乱分子被送到这里,也没有正式的指控。两年多来,北京一直在研究相关的法律议案替代劳教。与劳教并列的系劳改,即警方处理屡教不改犯罪分子的地方。据“劳改研究基金会”统计,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至今,大约四千至五千万人被囚。绝大部分劳改营,曾是中共的监狱。一九九四年后,按照官方说法此类监狱已予以取缔。

劳教系对轻微犯罪分子的在押处理,如卖淫、盗窃或者劫持。去年十一月,深圳一餐馆老板因走私假币被判处劳教一年。但人权组织的资料指,许多维权和人权人士被关在此类地点。如深圳的张怀阳,去年六月因在互联网上发表《零八宪章》被判处十八个月劳教。“维权网”报道,张怀阳曾试图在法庭上争辩未果。

此外,多次进京上访的张杰也判处劳教。他坚持上访,要求解决其住房遭到非法野蛮强制拆迁的问题。

“劳改研究基金会”创办人吴弘达被判处十九年劳改。一九六O年,他因抗议前苏联入侵匈牙利而被捕。一九七九年获释后移民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致力于同劳改做斗争。他表示,劳改营里的人被迫劳动。对外的正式理由是接受改造以便重返社会,但通常,他们为当局的需要服务。北京奥运会所使用的运动用球、圣诞彩灯、鞋、汽车零配件等,都是劳改营的产品。

吴弘达表示,被关“并不需要什么证据、不需要审判……,更没有上诉的权利”。

此类不经审判的囚禁遭到了联合国的谴责,并以违法国际法准则为由,多次要求北京正式取缔劳改。全国人大早在二OO五年就开始讨论相关议题。二OO七年,人大常委会宣布正在制定改革计划。但二OO八年,人大司法委员会副主任藤伟草草宣布需要“进一步研究”,由此不了了之。

根据官媒报道,公安部和最高人民法院对此存在争议。前者坚持维系此类系统,但后者则意在扩大所有刑罚的司法保障。吴弘达向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表示,此举并非新闻,取缔劳改“至少需要五至十年”。因为当局“认为劳改营是维护社会稳定所必须的”,同时也是为了借助劳改犯的工作“创造巨大经济效益”。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