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8/2006,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河北教会在压制中度过复活瞻礼

亚洲新闻通讯社驻河北省通讯员证实,当地局势“十分艰难”。教友们“不得前往圣堂,被迫步行三百公里到其他控制不严的教区参与弥撒圣祭”。最新河北省被捕主教和司铎名单

罗马(亚洲新闻)—中国河北省非官方教会的天主教徒们再次在迫害中度过了复活瞻礼。事实上,爱国会和共产党旨在摧毁河北省的非官方公教团体。

       亚洲新闻通讯社驻河北省通讯员证实,当地局势“十分艰难。因缺乏神职人员,保定教区很大部分的非官方教会教友无法参与复活前夜和复活瞻礼的圣道礼仪。大家都留在家里,因害怕警方的暴力,他们都暗中阅读福音或弥撒礼,相互不往来”。

现年七十二岁的苏志民主教,自一九九六年被警方拘捕,至今下落不明。他的辅理主教,五十四岁的安树新蒙席,在苏主教被捕一年后也遭到拘留。本社通讯员继续报道,“迄今为止,没有人知道两位主教的下落。除他们外,教区内还有多位神职人员被关押在狱中”。

       为了参与弥撒圣祭,“一些教友们不得前往圣堂,被迫步行三百公里,到一个地下教会的圣堂里参与弥撒圣祭”。

河北省是中国天主教徒人数最多的地区(教友人数达150万)。而且,不被政府承认的非官方教友人数众多。多年来,这里长期受到了迫害。除上述提到的两位主教外,遭到被捕或受到监视的神职人员还有:

-         正定教区主教贾志国。二OO五年期间,他定期遭到警方的绑架,强迫其参加学习班,接受洗脑,使其加入共产党控制宗教的工具爱国会。共产党的理想是创造一个与圣座没有任何关系的民族教会。贾主教于一月、七月、十一月先后被捕。迄今,仍被关押在不明地点。

-         永年教区主教韩鼎详,于二OO五年底失踪。自一九九九年被捕后,被隔离在一间政府所有的旅馆里。他无法与教友或亲属取得任何联系。但是,有人偶尔会从窗口看到他。韩主教现年六十六岁,曾经被关押二十年。

-         新湾子教区辅理主教姚良于二OO五年三月三十一日被捕。同年四月二十日,八十三岁高龄的主教获释。被捕前,主教曾经遭到了强大的压力,要求其放弃非官方教会,加入爱国会。但获释后,主教再次被捕,接受“再教育”。

主教们的失踪令地方公教团体的教友感到担心,因为,有时主教们被警方逮捕后,常常是死后才会交给家人。

除主教外,警方还对神职人员,特别是保定和正定教区的神职人员进行了搜捕:

-         去年十一月十二日,杨建伟神父与十名修生一道被捕。三天后,六名非保定地区的修生获释,并被遣送回原籍。另外四名修生——范富彬、王永亮、王春雷和李玉涛——一直被警方关押在不详的地点。仍在警方手中的杨神父,也下落不明。

-         十一月中,河北赵县地下修院院长高宝津神父被宗教事务局的人员劫持,被迫参加学习班、接受加入爱国会的洗脑。与高神父一起被捕的还有备修院的七名执事。他们的名字分别是师军龙、闵志勇、师晨光、刘中峰、刘运涛、黄玉涛和路颜辉。他们也被强制在北京和赵县参加学习班、接受洗脑。

-         十一月十八日,警方逮捕了正定教区的六名神职人员。同为五十周岁的王进山神父和高领深神父不仅被捕,还遭到了殴打。另外四位神职人员,分别为六十岁的张秀池神父、四十五岁的张银虎神父、三十六岁的郭志军神父、三十岁的彭建军神父。他们首先被软禁在家中,不久被正式逮捕。六人全部被关押在藁城县公安局。

-         九月二日,中国大陆河北省地下教会神职人员庞永兴(译音)神父被警方逮捕。总部设在美国的“龚品梅基金会”报道,与庞神父一起被捕的,还有一名叫马永江(译音)的修道生。一些证人证实,二日下午三点,八辆公安局的小面包车封锁了庞神父的去路。现年三十二岁的庞神父,是一位积极致力于河北省农村地区福传的司铎。截止到二OO一年,他一直担任北河庄堂区的本堂。同年十二月,他因未在政府宗教事务局登记而遭到逮捕,并被判处三年徒刑。几个月前,他才刚刚获释出狱;并秘密开始恢复活动。庞神父负责的团体,共有大约八百多名教友。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首尔总教区期望主办2027年普世青年节
30/10/2022 16:14
传教日:印度的凝视
22/10/2022 13:44
玛利亚‧若瑟修女:“在车站寻找穷人以纪念德兰修女”
04/09/2022 14:41
亚洲主教团协会庆祝成立50 周年
21/08/2022 18:39
中梵临时协议:主教被祝圣;多个教区仍然出缺
10/07/2022 19:43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