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6/2009,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指出如果不承认不可侵犯的自然法便是“相对主义的独裁”

周三例行公开接见中,教宗介绍了索尔斯伯里的若望,指出只有维护人类生命神圣性、维护男女之间的婚姻、维护汲取正确非宗教性质特征国家政权的法律才是公正的。此类非宗教性国家政权,始终尊重宗教自由和团结互助的原则。文化、传播与传媒的“巨大责任”

梵蒂冈(亚洲新闻)—如果不承认自然法的价值,那么将是“相对主义的独裁”。今天,教宗本笃十六世在梵蒂冈保禄六世大厅主持周三例行公开接见,向九千多名世界各国朝圣者介绍公元十二世纪英国神学家索尔斯伯里的若望时,强调了上述观点。

       公元一一OO年至一一二O年期间,若望出生在英国的索尔斯伯里。根据他留给后人的丰富书信记载,一一三六至一一四八年这段时间里,他师从当时最有名的导师,特别是沙特尔(法国)的神学思想流派。正如“许许多多成绩优异的学生一样”,他也被主教和君王们召去做助手。一一五O至一一六一年期间,成为年迈的坎特伯雷大主教太奥巴尔多的秘书和本堂司铎。他在“孜孜不倦继续求学”的同时,展开了紧张繁忙的外交活动。多次前往罗马,处理与罗马教宗的关系。当时的教宗,是一一五九年逝世的英国人阿德里亚诺四世。那几年里,英国的“教会和试图限制自由以巩固其权威的王国之间关系十分紧张”。

       为此,若望与太奥巴尔多大主教的继任人圣托马斯·贝克一道流亡法国,但“始终致力于和解”。重返英国后,圣托马斯在主教座堂内遇刺身亡。也正是因此,“立即被敬礼为殉道者”。若望重返法国,自一一七六年起出任沙特尔主教,直至一一八八年逝世。

       教宗特别强调了沙特尔主教的两大著作的价值——《Metalogicon》和《论政府原理Policraticus》,充分阐述了中世纪对管理政府者的理解。第一部作品,在希腊文中意为“捍卫逻辑”,盛赞哲学是“重要的思想与有效语言之间的交流”;主张“没有语言的智慧便是残缺不全的”。

       这一教导仍然“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在今天所谓的说服力,即用越来越精确和传播力较强的工具进行交流的机会得到了巨大的丰富”。但仍然“迫切需要传播具有智慧的,来自真理、良善和美丽的信息”。特别是对那些活跃在文化、传媒和传播各个领域中的人们,“可以本着传教激情宣讲福音”。

       而《论政府原理》则从“人的理智可以认识的东西、又究竟到什么地步可能体现人对真理的期待”这一问题出发,指出“人类的知识是不完美的、主观的,受到了人本身的限制”,使之得出“有争议的结论”。同时也指出,客观的真理是存在的。索尔斯伯里的若望将其称之为“公正的”,也就今天所指的“自然法”。

       教宗进一步介绍说,“在我们所处的时代,特别是部分国家中仍然存在令人担心的理智脱节”的时代,或许若望能够帮助今人认识到,只有维护人类生命神圣性、维护男女之间的婚姻、维护汲取正确非宗教性质特征国家政权的法律才是公正的。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在圣诞节天主成为无助的孩子,可自由地进入我们的心
23/12/2009
香港《经济学人》记者被驱逐:新闻自由受到新一轮打击
13/11/2021 11:08
《苹果日报》出版商《壹传媒》全体董事辞任
06/09/2021 19:17
香港:前《苹果日报》4名高层人员被拒绝保释
22/07/2021 18:47
香港:林郑月娥表示加强国家安全
16/07/2021 1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