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7/2011, 00.00
巴基斯坦
發送給朋友

部落地区妇女成为塔利班暴力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作者 Shafique Khokhar
人权组织发表虐待案件报告,当中包括为维护名誉而杀人、强奸、肢解和酸液袭击。巴基斯坦政府在联邦直辖部落地区,纵容极端分子肆虐。费萨拉巴德教区副主教:严惩向妇女施虐者。穆斯林人权分子:必须团结反对暴力。
伊斯兰堡(亚洲新闻)「五名穆斯林极端主义分子抢掠我们的房子,又切去我堂妹的乳房,因为她在母乳喂哺她的孩子。」基兰比比(化名)诉说了这恐怖场面。这仅仅是巴基斯坦的部落地区许多「疯狂故事」的一个,当地由伊斯兰堡政府默许塔利班控制的地区。22岁的谢丽尔(化名)在难民营说:「一名保安人员强迫我与他发生性关系,以换取食用油和极少数的大豆。」这些是《联邦直辖部落地区对妇女和女童的危机报告》的其中两宗事件,由普什图人权组织公布,由联合国妇女团体支持进行。该文件包含当地经常发生暴力事件,在巴基斯坦西北部,沿着阿富汗边境,长期没有官员管理。

该地区受塔利班控制,在伊斯兰堡中央政府授予广泛的权力,包括引进伊斯兰法律管理,为了与伊斯兰分子达成了停火协议。军队和民兵之间结束战争以来,妇女是最受极端暴力影响,特别是寡妇和少女,成为最危险的两个群体。强迫发生性关系来换取食物、水、基本必需品;妇女不喜欢使用淋浴间和设施,因为缺乏隐私;她们先被强奸,然后以为维护名誉而杀掉女子,认为对家庭是一种「耻辱」。同时,在巴基斯坦,女性参与社会逐渐下降(从39%减至19%),伊斯兰教法庭,从未判决她们索赔土地权或者承认继承权的案例。

这个严重的局面,挑起基督教和穆斯林人权分子和知识分子,他们呼吁政府和国际社会进行干预,以保护妇女的权利,制止逐步在巴基斯坦的「伊斯兰化」的局面。 新闻工作者沙赫扎德(Farrukh Shahzad)对《亚洲新闻》讲出一个「痛苦的现实」和「日益恶化的状况」,尽管多个团体和非政府组织已尽了努力。他转向政治家和国务活动家,使他们「了解事情的严重性」。他说,即使是媒体,也因为不能进入民兵战斗的联邦直辖部落地区,而无法报导。穆斯林人权倡导者阿米娜扎曼(Amina Zaman)同意,这种情况并不仅仅关于联邦直辖部落地区,而是巴基斯坦大部分地区都是,需要民间社会「敢言,对抗反对妇女的这种可怕的暴力行为。」

费萨拉巴德教区副主教哈立德拉希德阿斯神父(Khalid Rasheed Asi),把政府的条例草案与暴力连结一起,目前在审批过程中,以「惩罚那些对抗妇女的行为」。妇女权利倡导者乔治(Shazia George)说,必须停止所有「严重侵犯」巴基斯坦妇女的行为:生殖器切割、酸液袭击、强奸和谋杀;不过,绝大多数的罪犯逍遥法外。基督徒人权倡导者,希望那些以「煽动性别仇恨」会被逮捕和惩罚。她说,需要一些「反抗不公平」的典范,平等地获得法律保护和尊重妇女的权利。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