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6/2018, 12.47
中国-梵蒂冈

陈日君枢机:反对曲解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致中国教会的信

作者 Card. Joseph Zen

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撰文评论了在梵蒂冈新闻室发表关于“教宗与其合作者在中国事务上意见不一致的说法”声明之后这几日激起的一些断言和报道。陈枢机抨击断章取义地引用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致中国教会的信。他也向将被迫“进入鸟笼”的地下教会信友们表达了慰藉。

香港(亚洲新闻)—  陈日君枢机昨日在博客上发表文章,再度评论了梵蒂冈与中国政府可能已达成协议以非法主教取代合法主教的问题,他称之为向北京政府“负卖”中国教会

以下是陈枢机博客文章原文:

東拉西扯 2018.02.05  陳日君樞機

- 有些關心我的人勸我不要多講話了,還是多祈禱吧。當然多祈禱絕對正確,我們的希望全該放在天主身上,並依靠聖母的轉求。

- 勸我不要多講話的人大概是怕話講得多了也容易被人攻擊。這我倒不怕,祇要我肯定講的是公道的話,有益的話,那末憑我的年齡已不怕什麼得失了。

- 我之所以還想多嘴,是因為我怕很快我再不能講話了。請大家容忍我。

今天我想講的:

(一) 本主日第一篇讀經是約伯書,他承受「苦痛的長夜」,他說「我的眼晴也看不見幸福」。但答唱詠(詠146)立即回答說「請讚頌上主,他醫治了破碎的心靈」。

大陸的兄弟姊妹這幾天聽到了梵蒂岡準備向中共屈服了,心裡大概很不舒服。見非法、絕罰的主教都將被合法化了,而合法的反被逼退下了,那末地下的合法的主教們,不都會為他們的命運擔憂嗎?神父、教友們想想不久就要服從及尊敬那些今天是非法、絕罰的,明天因政府撐腰而獲教廷認為合法的主教,會有多少苦痛的長夜?

不要說明天,就是今天大災禍也已開始了。從二月一日開始政府會嚴厲執行宗教規則了,上海地下神父已通知教友們不要去參與彌撒了,固執不聽話的大概會被拘捕了!

不要害怕!天主會醫治破碎的心靈!

(二) 教廷國務卿說「我們了解中國兄弟姊妹們昨天和今天的苦痛」。哎呀!這個少信德的人,他懂什麼是真正的苦痛?!大陸的兄弟們不怕傾家蕩產,不怕鐵窗風味,也不怕傾流鮮血,他們最大的痛苦是被「親人」負賣!

帕羅林也作了一大篇訪問,全是似是而非的謬論(希望不是心口不一)。不過最不體面的,是一位堂堂國務卿竟敢侮辱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斷章取義地引用了他十年前給國內教會的信。帕羅林祇說教宗本篤說了「與合法的政權持續衝突並不能解決現存的問題」,但教宗本篤接?說的話他卻沒有提了:「同時,當政權不恰當地干涉教會的信仰和教律時,我們亦不能就此屈從(信4.7)」

Non è decente per un alto ufficiale della Santa Sede manipolare la lettera di un Papa, anche se già ritirato, citando la frase (4.7): “la soluzione dei problemi esistenti non può essere perseguita attraverso un permanente conflitto con le legittime Autorità civili” nascondendo che la lettera segue immediatamente dicendo “nello stesso tempo, però, non è accettabile un'arrendevolezza alle medesime quando esse interferiscano indebitamente in materie che riguardano la fede e la disciplina della Chiesa.”

教宗方濟各在亞洲青年日,在韓國,對亞洲主教們也說了「對話的第一個條件是要忠於自己的本質(Coherence to one’s own identity)。

「教廷高層消息人士」很謙虛地說:「我們仍將像籠中鳥,但鳥籠會大點......我們將寸土必爭鳥籠的空間。」天呀!問題不是鳥籠的大小,是誰在鳥籠裡呀?!地下團體的教友本不在鳥籠裡,現在是你們要逼他們進鳥籠,和已在鳥籠中的「合一」!?當然在籠中有些是奴隸,但有一些是甘願在籠中耀武揚威的奴才。(我是第一個說了在中國祇有一個教會,地上教會的人心中也都愛教宗。現在我不敢這樣說了。)

既然我已決定以真理及公義為優先價值(我所說的都是為了保護教宗的聲譽及給大家澄清教會的道理),我也不妨告訴大家:三年前我得到教宗方濟各私人接見。我用了四十分鐘向他報告了我對「對話」的看法,教宗留心聽了我四十分鐘,沒有打斷我,祇有當我說「大陸地上教會客觀來說已是裂教(獨立自辦,政府辦教)」,教宗說:「當然啦!」(“Certo!” “of course”)。

(三) 昨天不少人親身或電話來「安慰我」,因為我被教廷發言人痛?了。這又是一個大誤會,我絕不需要同情,不如讓我們一齊去安慰那發言人吧!他才是籠中鳥,被逼擔任這麼尷尬的職務:這次他這麼有效率,第一時間對我的言論作了批評(當然是別人寫了,他讀出來的)。但一年多前,國內開第九屆中國天主教代表大會前,他不是說「看了大會確切的事實後才會作出判斷」嗎?(“Holy See is waiting for hard facts before it makes a judgment” “La Santa Sede attende di giudicare in base a fatti comprovati.”)已一年多了,我們還在等?那判斷哩!

(四) 南華早報的那評論員A. L.也很值得同情,他每天都要找個對象來批評、來諷刺,他該是萬能博士(能談論de omnibus et aliquibus aliis, 所有的題目,還有另外的一些。)他那天寫了文章說我喜歡政治多過宗教。我想提醒他 “Where angels fear to tread, the fools rush in”,他懂什麼是宗教?什麼是信德嗎?他說我決定要大陸的信友受苦,他懂得:為有信德的人什麼才是真的痛苦嗎?不過他最後一句話倒說對了:“The Vatican has to readjust its wordly diplomacy, whatever its spiritual preferences.” 不過,那些不祇是preferences,是not-negotiable principles!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